•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文學 > 正文

    李承祖著作《蒼涼的美麗》與讀者見面 呈現一個記者的散文世界

    2021-11-15 09:04:05光明日報客戶端 作者:任維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排隊買書,熬夜看書,用手電筒在被窩里看,直到電池耗盡。這是上世紀80年代給我編織的一個文學夢。”

      面對來自云南文藝界、新聞界、教育界、企業界等各界的讀者,圓了自己一個“文學夢”的新華社高級記者李承祖這樣袒露自己書寫《蒼涼的美麗》的創作體會。

      10月13日下午,遭遇北方南下強冷空氣的昆明,最高氣溫只有9°,令習慣了過暖冬的春城人真切地感受到了寒冷。不過,走進滇池之濱海埂會堂的玉蘭廳,卻見云南各界大咖與嘉賓云集,熱氣騰騰。

      這里正在進行一次新書“品鑒會”。人們一邊品著普洱香茗,一邊熱議剛剛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蒼涼的美麗》。該書由新華社高級記者李承祖先生撰寫,受到了云南文藝界、新聞界等人士的好評。

      1982年大學畢業后開始記者生涯,從擔任農村記者入門,一直在記者崗位上干到退休,他從未放棄自己對文學的熱愛。早在上大學時,他就迷上了俄國文學,尤其喜歡普希金的詩歌,迷戀詩歌、散文和文學評論。甚至到大學畢業分配工作,當學校準備安排他去新華社當記者時,他一開始還表示不愿去,因為他當時更想去當文學評論家。

      好在幾十年的記者生涯,既幫助他積累了大量真實的生活素材,也充分地磨煉了文筆,為他進行散文創作打下了堅實基礎。退休后,李承祖重拾文學夢,并把它當做一種生活方式,感覺自己進入了一種自由的創作狀態,很放松很享受。

      正如他在書中自序所說:“從東海之濱到青藏高原、西北荒漠,從山東半島到西南邊陲、湄公河畔。我流連、發現、沉思。從消逝的老昆明到大理、麗江,從少年、青年到黃昏暮年。悠悠歲月,往事如煙,我盡情擁抱逝去的快樂和憂傷。穿行于散文世界,曾經的悲憫模糊了雙眼,蘇醒的生命力,融化了彌漫在心原上的冰霜。”

      在品鑒會現場,云南省作協副秘書長、常務理事李朝德說,讀《蒼涼的美麗》的一大感受是可以讓我們慢下來,這與當下社會的快節奏形成了對比,讓我們有時間思考。好的文字就是讓人很舒服。本書文字極質樸、很親切,情素有些傷感,讀后有很強的帶入感。

      云南省作協副主席、著名作家張慶國在談到對《蒼涼的美麗》的感受時說,這本書帶有“蒼涼”二字,書名本身就很有深度。80年代,是一個很有意義的年代,李承祖要是不去新華社,一定會成為作家。世界上一些著名作家,如海明威、馬爾克斯都是記者出身。如果一個記者有文學情懷,那他一定是出類拔萃的。寫故鄉的人很多,但李承祖寫老昆明,深挖其歷史文化內涵,是很見功力的??吹贸鰜?,他是以一種很認真的態度來寫作的。

    責任編輯:陳運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