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有料歷史 > 正文

    相隔21年的同一天,發生了這樣兩件揚眉吐氣的大事

    2021-10-25 14:12:54大公網 作者:賈永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今天這個日子,連著兩件揚眉吐氣的大事:1950年10月25日,志愿軍發起第一次戰役,勇敢地抗擊武裝到牙齒的強大對手;1971年10月25日,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在國際上贏得了應有的權利、地位和尊嚴。這看似巧合的背后,有著歷史的必然。

      71年前的那個深秋,如同今年的天氣一樣,早早就透出了一股寒意。

      農歷九月十五,霜降第二天,朝鮮北部一個叫做兩水洞的地方,第一場雪飄然而至。就在這一天,一場日后載入史冊的伏擊戰打響——歷時兩年零9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由此拉開了戰幕。

      打響出國第一打仗的,是7個月前跟隨一代戰將韓先楚橫掃海南島的主力之一——第40軍118師。

      伏擊戰風卷殘云。不到2個小時,南朝鮮1個營又1個炮兵中隊被殲滅。

      這一天——1950年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愿軍出國作戰紀念日。

      聽到前方遭遇了中國軍隊,美軍騎兵一師第八團上校團長帕爾莫不以為然:“中國人嗎?他們也會打仗?”

      自負的帕爾莫沒有想到,6天之后,厄運就落在了騎一師頭上。云山之戰,激戰3天,有著美國“開國元勛師”之稱的騎一師損兵1840人,帕爾莫的八團第三營被全殲,少校營長奧蒙德被擊斃。再過3天,英國皇家第27旅榴彈炮兵營又被殲滅。

      11月5日,歷時11天的第一次戰役結束。這是年輕的中國軍隊第一次與美軍正面交鋒,志愿軍殲敵1.5萬,擊毀和繳獲坦克28輛、火炮190門。4架美國飛機也成了志愿軍的戰利品。那也是眾多的志愿軍戰士第一次見到飛機。

      兩天之后,新華社播發消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人民軍總司令部發表公報稱,共和國人民軍最近在朝鮮西北部的作戰中取得重要勝利。在此次作戰時期,有中國人民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志愿部隊的組成……和人民軍一道參加了作戰……”

      中國官方通訊社選擇這樣的時機播發這樣一則電文,無疑是向世界宣告,中國已經參戰。

      然而,這一消息并沒有動搖“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繼續北犯的自信。

      也是在同一天,麥克阿瑟下令以22萬兵力分東西兩線向北推進,企圖用 “鉗型攻勢”包抄志愿軍后路,進而趕在鴨綠江冰封之前占領朝鮮全境。他狂妄地宣稱:鴨綠江并不是不可跨越的障礙,中國人也并不是一支“不可辱的力量”。

      麥克阿瑟過分迷信了美國人的實力,也過分低估了站起來的中國人為祖國、為正義、為和平而戰的堅強決心。也許在這位美國五星上將看來,尚沒有一架可以作戰的飛機和一艘可以作戰的艦艇的中國軍隊,根本就無力對抗強大的美國已經投向朝鮮戰場1100余架作戰飛機,和包括航母戰斗群在內的200余艘戰艦。

      11月24日,美軍第三師先頭部隊剛剛突進到鴨綠江畔的惠山小鎮,麥克阿瑟的“巴丹號”座機就飛到美國大兵的頭頂助威來了。登機之前,麥克阿瑟面對眾多記者夸下??冢?ldquo;你們可以告訴我的士兵,趕到鴨綠江邊,我就放他們回去,我已經向小伙子們的家人們打了包票,圣誕節讓他們回家過節!”

      一個月后的同一天,第二次戰役結束,美國人沒有等到麥克阿瑟吹噓的“圣誕節勝利”,卻等來了“美國陸軍史上空前的敗績”。這一戰,志愿軍斃傷俘敵3.6萬余人,其中美軍2.4萬余人,一戰扭轉朝鮮局戰。 “聯合國軍”則在10天之內潰退300公里,擁有“攻勢專家”名頭的美軍第八集團軍司令沃克中將,也在敗退途中翻車身亡,死在了“圣誕節”就要到來的時候。

      不可一世的麥克阿瑟不得不承認,美國是“在完全新的情況下,和一個具有強大軍事力量的、完全新的強國進行一次完全新的戰爭”。

      1951年4月11日,麥克阿瑟被美國總統杜魯門以“未能全力支持美國和聯合國的政策”為由撤職。戰場上的節節失利,也使挑起中美對抗的杜魯門政府威信掃地。1952年3月,杜魯門無奈地宣布不再謀求總統連任。

      朝鮮戰爭,美國投入的費用16倍于中國,換了三任“聯合國軍”總司令,出動了美國陸軍的三分之一、空軍的五分之一和海軍的大部分兵力,不僅糾集了16國組成所謂的“聯合國軍”參戰,還動用了除核武器以外所有新式武器——最終,卻只能接受失敗的現實。

      美國陸軍第二師二十團團長弗里曼,二戰時期曾任駐華助理武官,對國民黨軍隊的作風和戰斗力印象很差。時隔幾年,弗里曼與志愿軍交手,他的部隊被志愿軍打垮,團部也被攻占。記者問弗里曼有何感受,他回答:他們不再是同一批中國人了!

      一唱雄雞天下白。人,不再是那批人了;中國,也不再是那個任人欺凌的中國了。

      相隔56年,同一條鴨綠江,見證了一個不一樣的中國和一支不一樣的軍隊:1894月10月25日,日軍從朝鮮越過鴨綠江——3萬清軍落荒而逃,日軍不費一槍一彈侵占了當時還叫“安東”的丹東;1950年10月25日,志愿軍發起第一次戰役,勇敢地向武裝到牙齒的強大對手說“不”。1971年10月25日,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在國際上贏得了應有的權利、地位和尊嚴。歷史,看似巧合,實在有它的必然。

      坎尼,古羅馬城市,因北非古國迦太基統帥漢尼拔在坎尼會戰中戰勝強大的羅馬,“坎尼”后來成為完勝的代名詞。

      美國歷史學家約翰·托蘭在他的名著《漫長的戰斗:美國人眼中的朝鮮戰爭》中寫道:“一支裝備如此落后、基本靠人力機動的部隊,居然敢圍殲全部機械化裝備并有絕對制空權的美軍。中國的統帥和將領敢于想象并策劃這個氣魄十足的‘坎尼’,是源于此前無數次艱苦作戰積累的自信,以及對麾下身經百戰將士們的絕對信任。”

      事實上,托蘭的評說還不夠全面。在兩國國力相差如此巨大、兩軍武器裝備如此懸殊的情況下,新中國之所以能夠贏得這場立國之戰,最重要的因素是:一個覺醒了的、敢于為祖國光榮、獨立和安全而奮起戰斗的民族是不可戰勝的。正如毛澤東在題為《抗美援朝的勝利和意義》的講話中所說:“帝國主義侵略者應當懂得: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

      鄧小平后來說:“我們從朝鮮戰爭開始的時候就說,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

      朝鮮戰爭之初,中國政府警告美軍不能越過三八線,美國人不以為然。15年后,美國擴大越南戰爭,當中國政府警告美軍不得越過北緯17度線時,時任美國總統約翰遜說,他相信中國說的話,沒有他的命令,美國空軍不準轟炸17度線以北的哪怕是一個廁所。

      “師入三韓大有聲,海東形勢一番更。美軍屢敗終難振,華裔方興孰敢輕。”這是時年93歲的薩鎮冰先生,欣聞志愿軍節節勝利,在彌留之際留下的詩句。從一盤散沙到同仇敵愾,從茍安退讓到敢于和勇于勝利,這位經歷過中法馬江海戰和中日甲午戰爭、曾經擔任過清政府海軍統制和中華民國海軍總長的歷史見證人,對新中國與舊中國的對比,有著深切的感受。

      抗美援朝,用勝利奠基和平的一戰,用正義戰勝強權的一戰。

      2005年5月,又一次訪華的基辛格,來到了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生前所在連隊。1950年11月29日,在長津湖戰役的小高嶺之戰中,楊根思和戰友們一連打退了敵人8次進攻——陣地上最后只剩下連長楊根思一個人。當舉著陸戰隊旗的美軍再一次蜂擁而上,28歲的楊根思抱著炸藥包,義無反顧地沖向了敵陣……在“楊根思連”,基辛格沉思良久,寫下了這樣一段留言:“愿中美兩國永遠不兵戎相見。”

      就在兩天前,第三屆外灘金融峰會在上海舉行。98歲的基辛格與上海新金融研究院院長錢穎一教授連線對話,他說:在當今世界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實現霸權。每個國家都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自身的潛力,但沒有任何國家擁有支配整個世界的潛力。這一原則需要適用于所有大國。

      這樣一段話,不正是對一些美國人的忠告嗎?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