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故事 > 正文

    大公報的三個“九一八”

    2021-09-18 09:02:16大公網 作者:馬浩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一九三三年九月十八日,大公報刊登特派記者陳紀瀅采寫的“九一八紀念特刊” / 作者供圖

      在中國歷史上,“九一八”是一個傷疤,是國恥,也是起點,拉開了艱苦卓絕的十四年抗戰的大幕;在大公報歷史上,“九一八”同樣是文章報國、筆錄歷史的一個特殊符號。從一九三一年獨家報道“九一八”事變,到一九三三年特派記者深入虎穴調查偽滿、出版“九一八”兩周年紀念特刊轟動全國,再到一九三七年“國恥日”創辦漢口版,大公報人始終與國家共命運,與民族同呼吸,以筆為劍,刺向敵寇,在歷史豐碑上鐫刻下永不磨滅的印記。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晚十時二十分,日本關東軍炸毀了南滿鐵路沈陽柳條湖附近的一段,反誣中國軍隊破壞,半小時后炮擊東北軍駐地北大營。“九一八”事變爆發。當天下午,大公報已獲悉日軍異動的蛛絲馬跡,便派記者汪松年與天津鐵路局聯系,得知:“沈陽來電,日軍調動頻繁,景象異常,可能要出事。”汪松年徹夜守在鐵路局電話機旁。直到十九日凌晨一時,終于接到沈陽方面的電話,確認了事變發生,他立即向編輯部報告。此時,報紙版面都已經排好,大公報編輯部決定,從第三版左下角撤下一塊,補進這則新聞,并將標題定為《最后消息》。

      天亮之后,讀者第一時間在大公報上讀到:“據交通方面得到報告,昨夜十一時許,有某國兵在沈陽演習夜戰,城內炮聲突起,居民頗不安。鐵路之老叉道口,亦有某國兵甚多,因此夜半應行通過該處之平吉火車,當時為慎重起見,亦未能開行。”當時世人或許都未曾想到,“九一八”的槍聲炮火,將改寫歷史。大公報《最后消息》雖只有短短八十字,卻極具分量,堪稱打響了報人抗戰的“第一槍”。

      就在讀者議論紛紛之際,大公報的獨家報道還在繼續進行。十九日上午十時。正在北京的大公報總經理胡政之即已趕到協和醫院,第一時間采訪了正在養病的張學良,寫成《本報記者謁張談話》,于二十日以粗黑字體刊出。早在一九二八年,胡政之首次赴東北采訪,在大公報發表《東北之游》通訊九篇,肯定了張學良掌權后的新氣象。因此,胡、張建立了良好關系。

      在《談話》中,張學良回擊日軍污蔑:“先是日方以一車頭載兵將皇姑屯中日鐵路交叉處轟毀,隨即退去,故日方發表謂我軍破毀滿鐵路軌,絕對無有其事。蓋我方避人挑釁之不暇,豈能出此?”也親口講述了下令“不抵抗”的過程:“實告君,吾早已令我部士兵,對日兵挑釁不得抵抗,故北大營我軍早令收繳軍械,存于庫房。”這是“九一八”事變之后,外界首度獲知張學良的表態,揭露了日軍蓄意挑釁的真相,張學良也背上了“不抵抗”的罵名。

      “九一八”事變之后,大公報迅速確立了“明恥教戰”的辦報方針。“明恥”方面,從一九三二年一月十一日起,開辟專欄,連載王蕓生編撰的《六十年來的中國與日本》,并冠有“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國恥認明,國難可救”字樣,警醒國人,知恥后勇。“教戰”方面,則于一九三二年一月八日創刊《軍事周刊》,邀請著名軍事家蔣百里主持,普及現代化武器和軍事科學知識,幫助民眾克服怯戰心理,提高軍事素養。

      一九三三年五月,長城抗戰失利后,國民政府與日軍簽署《塘沽協定》,等于默認了日本對東北三省及熱河的占領。日本報紙開足馬力,大肆渲染偽滿洲國的“豐功偉績”。由于國民政府的軟弱,社會上也開始彌漫消極畏戰情緒。當年九月十八日,《大公報》用整整三個版面,重磅推出了“九一八紀念特刊”。這是大公報特派記者陳紀瀅只身潛入東北、勇闖虎穴換來的一份調查報道。

      在“特刊”的“前頭語”中,大公報批評國民政府對日斗爭不力,交代了這一重大報道的初衷:“轉瞬兩年的時光,連‘一面交涉,一年抵抗’都成了諱言的過度的名詞。”“淪陷的國土,究竟到何時才能夠收回?輾轉哀呼于異族淫威之下的同胞究竟到何時才能夠得救?兩年來日人對于東北究竟經營到怎樣的地步?”“本報因為這一種關系,特派記者分赴遼吉黑熱各處去實地調查。”

      陳紀瀅的家就曾在“松花江上”。他一九二六年隨父前往哈爾濱,“九一八”事變之后,在哈爾濱郵局上班,消息比較靈通,且有通訊便利,遂發展為大公報的秘密通訊員。后來,他返回關內。一九三三年夏,陳紀瀅接受大公報編輯部委派,從天津出發,坐船到大連,以郵局職員身份為掩護,先后在大連、沈陽、長春、哈爾濱、滿洲里等地進行秘密調查。九月十四日回到天津。

      當時大公報正在組織紀念“九一八”事變兩周年的報道。胡政之見到陳紀瀅非常高興:“你回來得正好,趕緊寫!”陳紀瀅奮筆疾書,一口氣寫出了長篇通訊《淪陷二年之東北概況》(后結集出版,定名《東北勘察記》)。文章記述了日本在東北加強經濟控制,掠奪資源,沒收廠礦,金融紊亂,商業凋零;放縱土匪殘害百姓,清剿義勇軍;摧毀教育;偽滿權貴與日本人勾心斗角等情況。大公報版面圖文并茂,配發了照片、地圖、圖表。以詳實的報道,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殘暴貪婪。

      “九一八紀念特刊”版面中央刊登這樣一段文字:‘九一八’事變轉瞬兩年,在這兩年里不知道有多少忠勇的將士、忠勇的民眾、忠勇的男女青年,慘烈地犧牲于強敵猛烈的炮火之下。一個民族應該延續他悠久的生命,一個民族應該表征他偉大的精神。我們的心在跳躍,我們的血在奔流,我們虔誠的對這次為民族的光榮而慘烈犧牲的英魂,深致我們的敬崇,深表我們的哀忱。”

      這一天大公報第八版還專辟圖片版,以岳飛“還我山河”手跡為欄頭,刊登了遼河夕照、沈陽大南門、哈爾濱江岸貨運、吉林松花江上木排、黑龍江羊群、熱河離宮后苑等照片,提醒國人勿忘淪陷國土。

      《東北勘察記》發表后,引發轟動,揭穿了日軍欺騙宣傳的偽善畫皮,激發了國人抗日救亡的新熱潮。日方甚至恬不知恥地向南京政府提出交涉,理由是 “有礙邦交”。胡政之則表示:“就是報紙停辦,也要發這些文章” 。這些文章,正是大公報投向敵人的利劍。

    圖:一九三七年九月十八日,《大公報》漢口版創刊 / 作者供圖

      一九三七年九月十八日,武漢誕生了一份“新的老報紙”。享譽全國的大公報,創辦漢口版。頭版便與眾不同,令讀者眼前一亮。

      其一,雖是第一期,但報頭下方標印的期號卻是“第一萬二千二百六十二號”。其二,最醒目的是,一個版面上罕見地刊登了“雙社評”,一篇題為《本報在漢出版的聲明》,一篇為《九一八紀念日論抗戰前途》。這一天,正是“九一八”國恥日六周年。

      在《聲明》中,大公報交代了創辦漢版的理由:“我們原是天津報,從去年四月在津滬兩地發行……此次平津淪陷,我們在天津停版了,借著上海戰起,上海本報,也郵遞困難。”

      一九三七年八月五日,盧溝橋事變不到一個月,“義不受任何非法統治之威脅”的大公報被迫???。八月十三日,淞滬會戰爆發,大公報領導層意識到“滬版必將繼津版而犧牲”,迫切需要開辟新陣地。武漢三鎮,當時是“駕乎津門,直逼滬上”的一線大都市,經濟文化條件較好;再者,九省通衢,八方輻輳,集鐵路、水運、航空樞紐于一身,便于報紙寄遞發行。漢版大公報創刊號頭版左下方,緊鄰社評的位置,就刊登了漢口飛香港的航班信息。

      因此,漢口獲選為新社址。“八一三”抗戰次日,胡政之便電令駐南京特派員曹谷冰和留在天津的員工,火速趕往漢口匯合。而漢口版首期,正是為了承接一九三七年八月五日天津版大公報最后一期“第一萬二千二百六十一號”。薪火相傳,不忘本初。

      《本報在漢出版的聲明》直陳三大要點。第一,由于戰爭關系,天津的機器未來得及運出,紙料缺乏,設備簡陋,懇請讀者原諒、援助。第二,在天津,大公報每天出版四大張、十六個版,如今漢口版因條件所限每日只出一大張,“但我們要竭盡心血,使這一張紙與大家有用。我們要盡可能搜集戰地確訊,并加以正當的批評觀察。要盡可能集中全國各界權威的救國高見,同時我們自己要對于外交、政治、經濟等不斷的貢獻意見,以求裨益于全國持久抗戰的前途。”第三,希望全國各界都充分利用“這一張紙”,尤其“甚盼望平津流亡學生,留日歸國學生,以及廣大文化界,在前線或后方作各項工作的各位”,與大公報保持聯絡、通信,討論有關戰局的各類問題。

      第二篇社評《九一八紀念日論抗戰前途》,則是以實際行動,貢獻大公報自己的意見與觀察。開篇便以富激情的筆觸,將讀者引入抗戰新形勢:“今天是九一八的六周(年)紀念日,年年次日,煩惱愁悶,慨嘆呻吟,今年今日,卻已展開了壯烈的血戰,以清算六年來日本侵略中國的恥辱。”

      大公報的文章,向來以客觀、公正、理性及富有遠見著稱。這篇社評就是例證,對共產黨八路軍的抗戰貢獻給予充分肯定。文中寫道:“現在不但是國民黨陣營內全國軍人,一致奮斗,不屈不撓,就是新編第八路的朱德彭德懷各軍長的部隊,也完全在同一的精神與信念之下,為祖國效死。”“這樣精神統一,這樣犧牲壯烈的對外戰爭,中國歷史上是第一次。”“日本軍閥,憑什么能征服中國?所以日本不論怎樣兇橫,在政略上也已一敗涂地了。”

      文中繼續對全國人民加油鼓勁:“我們軍民這一次的犧牲,就換得來全民族子子孫孫永遠的自由。這犧牲的代價,是何等高貴呢?”豪氣干云,力透紙背。兩篇社評雖各有側重,但為抗戰而呼吁、為救國而吶喊的理念,則高度一致。宏文交相輝映,真摯表達了大公報的初衷與抱負,可謂剖肝瀝膽,曲盡“忠”腸。

      在九月十八日及十九日兩天的漢口大公報上,“九一八”都是絕對的主題詞。新聞中,匯總了全國各地同仇敵愾、紀念“九一八”的動態。監察院院長于右任、南開大學創辦人張伯苓等人,則紛紛發來賀信、祝辭。

      有“元老記者”之譽的于右任,慷慨激昂,字字鏗鏘:“當我忠勇將士為國家之獨立與民族之生存浴血苦戰,以抗暴敵之際,諸君為國服務,于漢市分社發行新刊,舉全國作戰之心,壯前方殺敵之氣,至佩至佩。今日為我中華民國之獨立領土橫被蹂躪之國恥紀念日,六年以來,寇氛益深,偕亡之痛,積于全國。諸君為轉戰南北之論壇宿將,炳靈江漢,構成新壘,一心一德,再接再厲,必能與前方將士同時挺進,共建不世之勛業也。”這代表了當時社會對大公報的殷切期望。實際上,這種期望不單單是寄予大公報,更是予全國報界、文化界。

      就連廣告,也與大公報“明恥教戰”的方針一以貫之。漢口版首期頭版刊登了約四分之一版中華書局的戰時讀物發售廣告。書目包括《日本在華經濟勢力》《東三省之實況》《太平洋上的爭霸戰》《近代中日關系略史》《國防與潛艇》《毒氣戰爭與防御法》等。一切為了幫助國人了解戰爭,了解日本,了解世界,而能自強自立,求取勝利。

      四年前深入東北淪陷區、采寫“九一八”兩周年特刊的陳紀瀅,此時成為漢口版副刊主編。副刊名稱定為“戰線”,用意不言自明。第一期的作品,幾乎全圍繞“九一八”而作。如胡繩《新的“九一八”》、張洶《“九一八”在洗刷中》、徐步《做一名哨兵》。蔣錫金的長詩《老家》,以父親對兒子講述思鄉的口吻,在平淡文字中滲透無盡哀傷:“你還記不記得六年前的事,這些事兒你該總不會忘記,你該會記得我們門前有棵大樹,你總是陪著弟弟在下面游戲。”國破家亡,痛徹心扉,催人淚零。

      抗戰中,大公報歷盡艱辛,六遷其館,決不在日寇的刺刀下出一天報。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七日,武漢會戰失利在即,漢口版出版第一萬二千六百五十六號后宣布???。同年十二月一日,大公報創辦重慶版,接續期號為第一萬二千六百五十七號。在六處報館中,漢口版是時間最短的一個,前后只有一年零一個月。但卻于戰火硝煙中承前啟后,令大公報的愛國血脈,始終不斷。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