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小公園 > 正文

    ?文藝中年/《梅艷芳》\輕 羽

    2021-11-16 04:27:49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非典”在香港告終的年底,我在繁忙工作之余獨個兒到臺北旅游,借此避免孤寂地在香港迎接新年。大除夕的晚上,在西門町繁華喧鬧的街頭,我從閃爍奪目的電子廣告屏幕看著新聞報道,赫然看到梅艷芳因病逝世的噩耗。當時我想:“我們這一代,四十多歲便開始有人死了?!?/p>

      我自八十年代中期開始醉心表演藝術,所有時間都投放在劇場工作,不太留意影視及流行樂壇的發展。然而,與我同樣出生于六十年代的梅艷芳,雖然當年逐漸淡出娛樂圈,可是她的死訊仍然令我震驚和傷感。

      十八年后,打正旗號的電影《梅艷芳》在新冠疫情期間問世,好像是偶然的巧合,但對香港人卻是重要和珍貴的集體記憶。我并沒有抱著什么期望進場觀看《梅》,亦不會本著看“模仿大賽”的心態來審視誰最像誰,更不會天真地寄望電影故事能夠重塑一代歌星的所有事跡。事實上,除非是紀錄片,否則真人真事的戲劇從來都需要剪裁及選擇,不可能探求表面上的“真實”。

      《梅》電影混合了紀錄片元素,好些片段都是取自梅艷芳的真實生活、生命,亦表明了演員只在扮演角色,并沒有刻意掩蓋原本的主人翁。除了梅艷芳作為主線角色,電影以真實姓名呈現了主角周邊多位重要人物,借此展示主角多年來的星途發展、命運際遇。主角與周邊角色的個性和情誼并不具體,對觀眾未能產生深度的情緒沖擊。然而,個人傳記也很難在大銀幕上呈現“真實”的狀態,電影初段鋪排昔日香港的發展歷程,以至后段梅艷芳投身公益事業回饋社會,全都展示香港的成就有賴港人的同心協力,凡此種種,都是《梅》電影的藝術加工成績。

      我相信與我相同年代的觀眾,會感受到故事的香港情懷,梅艷芳是奮斗和堅毅的象征,令人懷念。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