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小公園 > 正文

    ?漂游記/大鵬展翅(下)\杜 若

    2021-11-16 04:27:48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深圳又名“鵬城”。這座城市的騰飛,正是乘著改革的春風,四十年來,從無到有,拔地而起,最鮮明的例證,就是那一棟棟高樓。

      福田的“京基一百”與“賽格大廈”驚人的建造速度曾經登上新聞,也因此被譽為“深圳速度”,然而這種速度也要被南山與前海新的“深圳速度”超越了。作為對比,利用空間到極致的香港,兩百米以上的高樓有一百棟,而深圳在二○二一年,這一數字已經達到了一百五十棟。

      周六,我草草穿越了深圳的市區,甚能感受到這座城市“鯨吞”態勢。支撐起這一棟棟大樓與這座城市的野心的,是人。從四十年前,蛇口炸山的那一聲炮響,到如今前海OPPO大樓、南山騰訊大廈周六晚上十點鐘燈火通明的景象,它們的背后,是一個個奮斗的個體。人雖然已經不是當年的人,但奮斗的精神卻留在了這座城市之中?!皝砹司褪巧钲谌恕钡木駜群?,也讓這座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城市,變得豐富且多彩。

      從元朗的山上向北眺望,能看到深圳,如果在三十年前就曾走過麥理浩徑行山的港人,或許能最直接看到深圳的變遷。麥理浩徑,三十年沒有改變,小徑之中甚至仍然沒有手機信號,但遠眺能看到的風景,已經從阡陌縱橫的田園牧歌,變成了樓比山高的壯闊城市。五百九十九米的平安中心,已經高過了五百五十四米的太平山頂。昔日香港的“小老弟”,如今也成了騰飛的大鵬。

      展翅東風既不可擋,何不與其同乘,扶搖而上?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