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小公園 > 正文

    ?負暄集/不負一生\趙 陽

    2021-11-15 04:27:1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屈指算來,自大學畢業工作,已整整十九年。按目前法定退休年齡計算,我正好還有十九年退休。也就是說,如果“工作”是一件必須經歷的人生事,我已完成一半。剩余一半,應該如何度過才能不負此生,是我最近思考最多的問題。

      人生真正屬于自己的選擇是不多的。出生在哪里,南方還是北方,城市還是農村,家人是高知還是白丁,如此種種,皆屬命定;待長大成人,立什么樣的志向、讀什么樣的專業、找一份怎樣的工作,看似自主,實則受羈絆頗多:立志之時尚無眼界,讀書就業缺乏指導,想要放手一搏又要考慮父母年邁、不敢遠行,結婚生子后又要照料撫育下一代。所以,到底什么才是自己能夠真正選擇的?

      依我看,生活的藝術就在于深刻地領悟、靈活地運用辯證法,我們固然無法選擇出身,但我們可以選擇用知識改變命運;我們固然無法事事如意,但我們可以選擇用高潔的志趣滋養精神、淨化靈魂;我們固然窮其一生也未必富甲一方,但我們可以堅持做有用的人、有益社會的事,抵制對財富的過分貪念,讓自己過得心安理得,平淡是真。

      想到這些,我也便對工作這件事的“下半場”有了一定的打算:追求卓越,拒絕平庸。只不過,這個“卓越”,我會有更加成熟的標準:發揮自己所長,工作內外皆能做點對社會有用的事情,實現自己生而為人的些許價值,就已經很好了。倘若再奢求多一點,那就是鍛煉身體,保持健康,盡可能地不給本已有限的社會資源添麻煩,也從另一個維度讓自己的人生更加平穩、快樂,更有質量地活。

      “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其實,最大限度地接近一個人所能達到的高度,享受一路的春華秋實,就是所謂的不負一生。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