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小公園 > 正文

    ?樂問集/香港音樂前輩文獻展覽\周光蓁

    2021-11-15 04:27:1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上周末兩度前往紅磡,參與了兩記性質完全不同的音樂活動,過程值得與大家分享。不過首先報告一下正在舉行的一場展覽,回顧已故音樂前輩東初先生為香港音樂文化所作的非凡貢獻。

      原名源漢華的東初老師,可以說是香港音樂的活字典,一身兼指揮、作曲、教育、樂評多職,為香港音樂文化的發展,尤其是與內地音樂交流,貢獻良多。欣聞中央圖書館十樓展出老師的手稿、相片、節目單、剪報等珍貴資料,都是東初二○○九年辭世時留下來大量音樂文獻的選輯,記錄了他幾十年默默耕耘的不朽貢獻。

      筆者認識東初,是他以筆名“司徒敏青”在《新晚報》的音樂文章。同時撰文的還有葉純之、黎鍵,以及偶爾為文的楊莉君、費明儀等。該欄目每星期五見報,我等樂迷都引頸以待。東初的文筆,客觀持平,資料性強,讓讀者受益良多。

      后來有幸與東初同為香港藝術發展局的音樂審批員,經常在音樂會上碰面,還記得每次開場前他充滿笑容地說:“開工囉!”其中一次他與藝發局音樂組主席費明儀難得在鏡頭前,留下讓人懷念的笑容。(見附圖)

      筆者著述《中央樂團史》,知悉東初曾就讀中華音樂院,老師正是團長嚴良堃。到訪老師在灣仔的家,記得進門后飯廳擺放了三角鋼琴,是他的夫人教琴用的。而他的工作室是一個近乎密室般的角落,里面收藏了大量音樂材料,全部整整有條、帶有編碼儲存。讓大開眼界的,是一些老“中國唱片”,就是連北京中央樂團老樂師也沒有的。此外,他保存了大量六十年代他以“雙木樺”筆名在《文匯報》、《大公報》的樂評,記述了當時本地和訪港音樂家的演出。

      其中一篇記述一九六五年他專程到深圳聽上海音樂學院演出小組音樂會,演出之一是閔惠芬二胡獨奏《江河水》,他寫道:“如果你只聽她演奏的聲音時,我相信你一定不會想到這聲音會發自一位二十歲的演奏家的手上?!?/p>

      更多關于東初的文獻,趕快在本月底結束前,參觀中央圖書館的展覽。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