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如是我見/一個人影響另一個人(下)\依寧

    2021-11-17 04:27:39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曹聚仁是位學富五車、著作等身的學者、作家。當年,潘耀明曾經到訪過他位于香港大坑一幢唐樓的居所,那情景讓潘耀明至今仍記憶猶新:所有的空間都被書占領——床上、床底、走廊,甚至洗手間和廚房也都堆滿了書。

      后來,在金庸先生的辦公室,潘耀明再次看到這樣的景象。潘耀明說,金庸的辦公室更像一個偌大的書房,“估量有近二百平方米,兩邊是從墻腳到天花板、排列整齊的一排排書柜;其余的盡是大幅的落地玻璃。從玻璃幕墻透視,一色的海天景觀,可以俯覽維多利亞港和偶爾劃過的點點羽白色的帆船和渡輪……”

      金庸先生對潘耀明的影響,不可謂不大。這本新書的名字——《這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就來自讓潘耀明視為“亦師亦友”的金庸先生。

      二○○○年,金庸為潘耀明的新書《永恒流動的情感》題詞:

      “許多天、許多年之前,情感曾在你心中流過,今天、明天、明年、后年,這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卻永遠流不盡,因為有些情感——是永恒的,那是深情?!?/p>

      看著金庸的書法筆跡,潘耀明很是感慨,“金庸曾說他沒有真正學過書法。但就像很多文人書法自成一體一樣,金庸的書法,也饒有興味?!?/p>

      這些書法以及文字,都飽含深情,曾在讀它的人心中流過。用筆記下來,也將會恒久流傳。

      金庸先生如今已遠行,潘耀明對他充滿懷念?!哆@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名家手跡背后的故事》收入的壓軸篇目正是《我與金庸》。

      早在一九九○年代初,潘耀明的才氣即被金庸賞識。金庸先生在辦公室直接手寫聘書,請他擔任《明報月刊》總編輯兼總經理。這份知遇之恩,讓潘耀明至今感懷不已。

      潘耀明曾多次陪伴金庸先生出游,賞覽名勝古蹟,過從甚密,情誼甚深。潘耀明甚至因此被稱為“金庸的秘書”“金庸的代言人”。此次在自己的書中,潘耀明再次表明,金庸“是我的前輩,他是仰之彌高的崇碑,我頂多可說是‘金庸的小字輩朋友’,卑微的學生?!?/p>

      筆者曾到訪潘耀明的辦公室。位于柴灣的《明報》工業中心辦公樓里,一間面積不大的辦公室,環壁皆是書。金庸先生的墨寶“看破、放下、自在 人我心、得失心、毀譽心、寵辱心,皆似過眼云煙,輕輕放下可也”,懸掛在醒目位置。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影響是巨大的,也是深遠的。從曹聚仁、俞平伯、金庸,到潘耀明、許子東,思想和情感的力量,一直在他們心中流動著。更多閱讀潘耀明這本書的人,也會為這種情感深深打動。

      借用一句流行的話,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就像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在光陰的流轉中,在文字的閱讀中,真摯的情感會如小溪潺湲,生生不息,一直奔流。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