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人與事/鋪路人\姚文冬

    2021-11-17 04:27:39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我暗戀過一位女同學,但因靦腆不敢表白,就偷偷匿名寫信、寫“情詩”寄給她,幾乎每周一封。算著信寄回學校了,我躲在隱蔽處偷看她去傳達室取信。她每次拿到信后,先是東張西望,然后就高興地蹦蹦跳跳,猶如一只因嘗到新鮮蔬菜的兔子,叼著一片菜葉滿地撒歡兒。我比自己吃了新鮮蔬菜還歡喜。

      我想,她一定能猜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那個人的目光溺愛著,因而開始改變自己。改變更多的是她學習的勁頭,后來她考上一所好大學,竟真的是我在信中希望她報考的那所。最終,她也不知道我是誰,我的暗戀也悄然淡去,但我收獲了一種新奇體驗──當你愛一個人并付出這種愛,其實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設計了她的生活。所以多年后,當我看到“當你給人鋪路的時候,你實際上也在左右他的前進方向”這句話,立刻就產生了共鳴。

      拿我熟悉的京劇來說,有句話大意是:“譚鑫培改革,只自身成功;王瑤卿改革,給別人開路?!笔钦f譚鑫培以后,老生沒有一個趕得上他的;王瑤卿以后,旦角風頭出到十足。譚鑫培使自己成為一座高山,雖然很多人學他,但都沒有超越他;而王瑤卿則是在做一個“鋪路人”,幾代京劇演員大多受過他的教導,包括著名的“四大名旦”,還有“一花(筱翠花)一草(芙蓉草)”兩大名伶,還有更年輕的“四小名旦”里的“一文(張君秋)一武(宋德珠)”等。他是怎么給人“鋪路”呢?不同于別的藝術家──既然拜我為師,就要學我,成為我這一流派的傳承者,看上去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王瑤卿則是因人施教,根據每個演員的自身條件,指明不同的發展方向,他認為程硯秋不能走梅蘭芳的路子,因而就有了程派;認為荀慧生嗓音不如尚小云高亢,要另辟蹊徑,于是就有了荀派……總之,受他點撥的演員,人人會變化,個個顯神通。這些名角,都不是“王派”的傳人,他自己創立的“王派”藝術,相對來說影響力也最弱,但別的大師身上,都有他的影子。這就是“鋪路人”的偉大。

      “鋪路人”并不神秘,那些甘為園丁的教師、為他人做嫁衣的報刊編輯、職場中栽培你的領導,都在做著這樣的事。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每個人都在做“鋪路人”。譬如我熱愛旅游,被認為是見多識廣,常有朋友讓我幫忙做攻略。這是一件麻煩事,因為旅途復雜,個人的思維和行為方式也不同,容易費力不討好。但當我看到他們幾乎不折不扣地執行了我的攻略,我就喜歡上了這件事,開始熱情主動地為人“鋪路”。除了做基本攻略,還分享自己的經驗,也把教訓如實告知,尤其是自己因故未能實踐的、或是新奇的構想,也融入到為朋友做的攻略中去,因而看到朋友心滿意足地完成了旅行,就仿佛自己也親歷了一樣。做這樣的“鋪路人”,比自己親身旅行更有樂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