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如是我見/一個人影響另一個人(上)\依 寧

    2021-11-16 04:27:32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潘耀明新著《這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名家手跡背后的故事》。\資料圖片

      香港一座陳舊的唐樓里,一位自稱“糟老頭”的人,對幾個圍在身邊的年輕人說:“你們都是文藝青年,最好趁年輕選定志向,給自己選一些文化課題,下點苦功夫,日積月累,將來肯定會有所成?!?/p>

      這位“糟老頭”,就是大名鼎鼎的曹聚仁。那時,他為香港一家報紙《正午報》寫專欄,經常和報社的年輕記者們一起“吹水”,年輕人尊稱他為老師,詼諧又幽默的他卻不喜歡稱師道弟,直言喊他“糟老頭”即可。

      “糟老頭”是普通話“曹老頭”的諧音。

      “曹老頭”的話,座中有位年輕人聽進去了。

      這位年輕人就是當時在《正午報》當記者的潘耀明。

      如今,四十多年過去了,潘耀明最新出版的《這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名家手跡背后的故事》,種子就是在四十年前那一刻埋下的。近日,在香港作家聯會主辦的“用生命寫作的人──名家手跡背后的故事”文學講座上,身兼《明報月刊》總編輯、香港作家聯會會長等多項職務的潘耀明,不禁又深情回憶起曹聚仁當初說過的話。

      曹聚仁的話深深影響著潘耀明。

      于是,原本就喜歡五四新文學的作品的潘耀明,在喜歡之外又給自己增加了研究的任務。他給自己確定了一個文化課題,關注這些作家的著作,也關注他們的成長經歷與生活變遷。

      那是一個沒有電腦的時代。潘耀明在客廳靠墻的地方造了一排排抽屜,像中藥舖的藥柜一樣,每個抽屜貼著寫有作家名字的標簽,收集這些作家的資料,包括剪報、影印資料以及閱讀作品的心得卡片等。

      改革開放后,內地與香港的文化交流日益增多。潘耀明借此機會,與內地許多作家建立了密切的關系。

      什么樣的關系才能稱為密切呢?

      上世紀七十年代,剛剛從十年內亂中熬過來的作家們身心俱疲,傷痕處處。潘耀明帶著對作家們的作品的深深理解,帶著數十年來對他們的敬慕,從遙遠的香港來到北京,一一叩響了他們的門鈴。滿腹才華又謙遜內斂的潘耀明成了他們的知音,作家們向他敞開了家門,也敞開了心扉。艾青、冰心、巴金、曹禺、俞平伯等老一代作家們,都和他成為忘年交。就連從不接受記者采訪的錢鍾書先生,也打破慣例,接受了潘耀明的采訪,那是錢鍾書復出后唯一一篇正式接受采訪的文章。

      不僅如此,這些老作家們對潘耀明有著“如父如兄如師”般的感情。改革開放之初,內地物資匱乏,作家的日子過得緊巴巴。潘耀明經常為他們購買緊缺物品,如放大鏡、錄音機、咖啡、保健品等。蕭乾因腎病動了手術,需使用尿袋,潘耀明在香港購買后,或者到郵局郵寄,或者親自帶過去。每次去北京,各種用品總是裝滿了行囊。

      寒來暑往,就這樣,一做就是四十多年。

      于是,就有了這本《這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名家手跡背后的故事》厚厚的大書。書中,潘耀明以動人的筆觸,記錄了他與作家們交往的故事,并配有作者珍藏的來往信札、手稿、書畫、合影等珍貴資料,不少是首次面世。

      北京大學教授嚴家炎在長篇序文中稱贊:“這部豐富而厚重的著作,在現當代文學史上,應該是獨一無二的?!迸艘飨壬砸患褐?,在四十馀年的時間里,與這么多重要的作家、藝術家建立了如此密切的聯系,締結了超越時空的深厚情誼,成為一個頗有影響的文學現象。

      曹聚仁當初的一席話,四十年后開花結果。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影響,有時很偶然。

      上世紀七十年代,上海靜安公園,一位少年手捧一本沒有封面、供批判用的《紅樓夢辨》,安靜地讀著。書中有一段話,把他小時候形成的對文藝的看法完全顛覆,并影響了他的一生。

      紅學家俞平伯在他的這本《紅樓夢辨》中說,為什么高鄂不可能成功續寫《紅樓夢》,因為文學是一個作家個性的表現。如果高鄂模仿曹雪芹,就會丟失自己的個性;如果堅持自己的個性,則全書風格就會被割裂。所以,續書不可能成功。

      這位讀書的少年就是許子東。俞平伯書中的這段話深深震撼了他,可謂振聾發聵。他恍然明白,原來作品不只是宣傳意識形態,而是作家個性的表現。在那個年代,這樣的觀點是離經叛道的。在“以生命寫作的人”的文學講座上,看到潘耀明《這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名家手跡背后的故事》中記敘的俞平伯的故事后,再次為俞平伯見解的深刻而感動,也為潘耀明這本著作的價值而擊節贊嘆。

      潘耀明不僅癡迷作家們的作品才華,也崇敬他們高尚的人品和人格。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俞平伯先生因《紅樓夢》研究被打入冷宮,沉寂數十年。潘耀明認為俞平伯品格高潔,照樣多次上門拜望,并在書中用四篇文章記敘這位一生傲骨的學者。俞平伯在長期寂寥冷漠中,仍堅持學術研究,筆耕不輟。這讓潘耀明十分感動。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名譽教授許子東在講座上表示,香港不僅是金融、物流的港口,更是一個文化交流的港口。潘耀明的這本新書記錄了香港與內地作家的緊密聯系,體現了香港在華文世界文化交流中的獨特地位與價值貢獻。

      潘耀明以自己的才識和真誠,打動了內地一大批著名作家和藝術家,他們愿意把自己的心里話說給潘耀明聽。許子東認為,書中記敘的不僅有巴金、老舍、冰心等主流作家,也有端木蕻良、丁玲、沈從文等當時被認為是非主流的作家,對研究現當代文學,極具史料價值。

      潘耀明從心底佩服這些老作家們。他說,多年的深入交往,使他對老作家們的風骨和對文學的熱誠,有了切身了解和體會,同時也為之深深感動。這些作家都是用生命寫作的人,他們的精神境界和道德文章,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他們通過作品所傳達出的精神力量和語言魅力,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海內外讀者。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