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文化什錦/怎唱“鳳閣恩仇未了情”?\黃秀蓮

    2021-11-16 04:27:31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鳳閣恩仇未了情》由麥炳榮、鳳凰女主唱。\資料圖片

      “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我低語慰檀郎,輕拭流淚眼”,這首粵曲是電影《鳳閣恩仇未了情》的主題曲,作于一九六二年。曲隔半世紀,歌者麥炳榮、鳳凰女俱已隨輕舟遠去,如今空馀情淚,聽來更覺如夢了。這張唱片坊間難求,唯憑網上收聽,一曲既罷,網絡會自動轉到其他歌曲去,也不知根據什么邏輯。正因如此,方有機會聽到其他歌星演唱此曲,聽了,看了,忽有所感。

      原唱者演繹得無懈可擊,更何況先入為主,后來者確實難于超越,不過,若在演唱前肯多下功夫去琢磨,總不至于離原曲的情韻那么遠吧。

      因何“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為何“一曲驪歌人分散”?把“我低語慰檀郎,輕拭流淚眼”,唱得如泣如訴的女子屬何身份?須知道,歌詞有其背景,若要唱得動人,起碼要把故事梗概弄個明白,對男女主角的國籍、年齡、地位弄得清楚,才能揣摩曲中人的心事,不然,連來龍去脈也不知道,又怎能投入、代入角色?倘若歌者對歌詞底蘊也含含糊糊,又焉能感動聽眾?

      原來“鳳閣”點出女主角尊貴出身,她是南宋郡主,自小出使北地。男主角是番邦蠻將,兩人情愫互通,誰知此番由他護送郡主南歸,“異國情鴛驚夢散”了。金枝玉葉,即使天真癡情,依然一派尊貴,十分矜持,聽得情郎“怨青衫”,唯有低頭拭淚,然后蓮步上前,玉指輕輕搭著情郎手背,不過一下而已,即款款提起???,這就是宮廷儀態風范。鳳凰女的戲路素來是活潑刁蠻,甚至大膽潑辣,今回演小郡主竟然楚楚可人,羞含脈脈,看得人“欲愛還憐”,唐滌生說最精確了,“花旦最重要是一個字──憐”,即惹人憐愛。麥炳榮外號“牛榮”,這夷狄將軍,自嘆卑微,惆悵滿懷,離愁哀怨,溢乎熒幕。鐵漢陷于情網,流露出無限柔情,尤其動人心魄。

      后來演唱此曲而唱得神髓者只有鄧碧云,她子喉平喉兼擅,子喉嬌美,另有風格。前輩均是紅褲子出身,苦練多年才有此火候。至于后浪,男女笑口吟吟地對唱,甚或輕松起舞,載歡載欣,似乎忘了“相思兩地夢更難”;女的風情萬種,哪有半點郡主的嬌貴含蓄,連淚承在睫也不曾,當然不會“珠淚向檀郎泛”。這首粵曲大量運用了李后主詞,文辭雅麗,一曲膾炙人口,歌詞歌者因而不朽,奈何一些后進演唱前不肯鉆研,難怪其感人力量也是“地北與天南”了。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