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如是我見/濕地探秘,步走米埔\厲 放

    2021-11-15 04:27:0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米埔自然保護區。\圖源:WWF-Hong Kong

      這日陽光甚好,響應校友會召喚,加入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Hong Kong)為米埔自然保護區舉辦的年度步行籌款,籌得款項用作支持WWF之保育及教育工作。

      米埔自然保護區及周邊有五種獨特的濕地生境,是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亞洲濕地之一。一九九五年,米埔及內后海灣濕地按《拉姆薩爾公約》列為“國際重要濕地”,讓香港尚存最大面積的濕地得以保存。

      發起于一九七一年二月二日的《拉姆薩爾公約》是為保護濕地而簽署的全球性政府間保護公約。其宗旨為:通過國家行動和國際合作來保護與合理利用濕地。根據拉姆薩爾濕地劃分的管理區,米埔自然保護區屬生物多樣性管理區,實為區內野生生物帶來莫大裨益。

      其一,米埔及內后海灣是雀鳥天堂。全球有九條水鳥飛行航道,其中之一的東亞至澳大利西亞遷飛路線,覆蓋范圍廣闊,由北極圈經東南亞,一直伸延至澳洲及新西蘭,延綿一萬三千公里,為逾五千萬只來自超過二百五十個不同族群之遷徙水鳥提供棲息地。這是一條鳥類數量及種類最多的路線,世界性瀕危物種亦是最多。每年,水鳥往返繁殖地及越冬地,在中途站歇息和補給,再繼續其長途遷徙之旅。米埔及內后海灣正位處東亞至澳大利西亞遷飛路線中心,成為七十多個品種、六萬只水鳥來此渡冬中轉、進食、補充能量之驛站。米埔濕地錄得黑臉琵鷺(世界瀕危物種)的數目更占全球總數之百分之二十五。

      其二,保護區是多種生物的重要居所。且看米埔之野生世界:已發現二千零五十種生物,包括四百一十六種雀鳥(占全港有紀錄鳥種約百分之七十)、三十三種哺乳類、八種兩棲類動物、二十二種爬行類動物、五十四種魚、十一種蝦、四十種蟹、逾一百種蜘蛛、一百五十五種蜂類、五十一種蜻蜓及豆娘、三百一十六種蛾、逾十五種蟻、逾四百種鞘翅目(甲蟲)以及三百二十三種植物。漫步米埔,你最想和誰擦肩而過?

      其三,米埔后海灣是全港唯一尚有基圍(潮間帶蝦塘)作業之地,成為華南地區僅存之同類作業。濕地潮間帶紅樹林適應當地海岸生長,提供落葉給水生動物維生,面積更為廣東地區第一、全國第六。此外,濕地亦為人類提供了賴以生存之生態服務。作為沿岸緩沖區,它們有助應對氣候變化所引致的海平面上升和風暴潮。而且在緩解氣候變化方面也扮演著不可或缺之角色,濕地是較有效的碳匯。

      身居彈丸之地,卻擁有富饒的生物多樣性,濕地之貢獻巨大。保護區探秘,公益刷步,何樂不為?聞師弟領導之金融企業為贊助單位,亦有三十幾位員工參與活動,理念同道,尤感歡心。一行人從幼稚園小童、小學生到企管名人,步走大自然,觀淡水池塘、潮間帶泥灘濕地生境,紅樹林中蟹爬蛙跳、小魚穿梭,蘆葦叢間鳥藏蝶舞、蘆花翻飛,望一眼荷蓮,滿眼是秋。

      勤于行山的男同學們,此刻早已甩開大步,權充健身,林蔭道上留下匆匆背影;孩子們即興奮又好奇,期待與天上地下的動物相遇。沿途還有各種小游戲、創作印章畫、換取禮品,樂而忘返;攝影發燒友師妹,滿樹找鳥、拍鳥,目不暇給;我等女生亦是不忘美景熱點打卡拍照。撇下繁瑣,靜聽蟲語,行攝于心,各得其樂。

      無論急行還是慢游,都不會忽略棲身于濕地泥灘的禽鳥,并與動物界“保育員”──水牛邂逅。WWF早于二○○六年開始推行水牛濕地管理試驗計劃,讓牠們在保護區內的淡水魚塘生活。水??蓽p低生長在淡水塘壆上植物的高度,令該范圍濕地吸引更多不同種類的水鳥。水牛的日?;顒?,例如踐踏泥地,在泥地打滾和咀嚼雜草等,亦為濕地生境在生態上帶來益處,比用人工方法管理所營造之生境更為理想。

      濕地與深圳紅樹林屬同一片水域,一網之隔,近得好似憋口氣就可潛過去,惜手機不防水又無綠碼,終是可望不可及。落得羨慕候鳥自由遷徙,一行人隔岸嘆息,此為花絮。但其實,愁思不僅人獨有,自由的候鳥亦有牠們的苦惱。

      近年來,濕地生境正面臨重重挑戰,包括自然演替(濕地演變成陸地生境的過程)、水質污染、淤泥沉積、氣候變化,以及外來物種入侵等。同時,城市發展,越來越多濕地被改劃為農地、建筑、道路及其他基礎設施,導致超過百分之八十的東亞和東南亞濕地面臨改造、破碎化及退化之威脅。致使東亞至澳大利西亞遷飛路線之環境狀況急劇轉差,百分之八十八的水鳥種群數目減少,有些品種之減少速度甚至超越任何生態系統中的任何物種。

      候鳥在連接生態系統和保持自然生態健康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保育東亞至澳大利西亞遷飛路線上之重要濕地,令牠們繼續成為遷徙水鳥的踏腳石,維持遷飛路線及米埔的生態功能不僅重要且有急切性。同時,如果濕地持續喪失,我們的城市將有機會失去這個重要生境,也大大減少抵抗氣候變化之能力。

      再望米埔,秋陽溫煦,遠山近水,茅草搖曳,池塘波光粼粼,雀鳥站立枝頭。忽然水面浪花迭起,一只鸕鶿正拍打水面,傲然的白鷺,企立水中半島,欣賞眼前的表演。清風拂面,水面再泛漣漪,幾只小黑鴨劃水而來?!班栲璋劝取庇质且魂囼}動,滿樹的蒼鷺驚飛而起,一道弧線掠過天際。

      感謝米埔,讓困居石屎森林的我們,在自然中自在探索,觀賞生物之多樣性,亦讓我們思考世間生靈,共享一個地球,“建立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未來”,需要共同努力。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